佛系董秘普陀山祈福后,高澜股份市值一年跌去80%……

文章正文
2018-08-18 00:03

  

作者 | 蓑笠翁

流程编辑 |

  近些日子上证综指在2700点左右徘徊着,A股的段子也层出不穷。面对2008年-2018年十年时间仅仅下跌了70点(2775点——2705)的“稳定可控”的资本市场,各方参与者是都得给自己找点乐子倒也可以理解,钱没了,还不能自娱自乐一下嘛。

  是否还记得GQY视讯董秘“姚明走进去,潘长江出来”,世纪鼎利董秘的“哭晕在键盘”等等,在这里,佛系、毒舌系、治愈系,你想要的都有。

  而近期,随着高澜股份的一则聘任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的公告,告诉投资者们那个曾经为股民祈福的董秘原来已经离开一年呢。

  一、佛系董秘难阻股价狂跌

  2017年广东上市公司投资者集体接待日活动中,有投资者向高澜股份提问:近期公司股价表现不好,公司管理层怎么看?

  

  对此,时任高澜股份董秘陆宏回应:“二级市场走势,上市公司也无法左右,公司只能认真做业务增强业绩,辅助手段上,董秘准备再去一趟普陀山,为广大投资者祈福”。

  故事的后续是,此后不久,陆宏的微博晒出了他在寺庙的照片,而地点显示的确实是普陀山的法雨禅寺。并配文字:“本秘一贯说到做到,为了投资者自费来这里,希望我大高澜蒸蒸日上。同时保佑吾友们今年项目都顺利过会上市。”

  

  祈福的董秘瞬间红了,还引发了为股民祈福热潮。这效果,如果能为公司产品做宣传,可以省下一大笔广告费呢。

  再来看祈福后的效果(除权除息后),怎么一个惨字了得,市值较最高点跌去约78%……

  

  上市两年半的时间,股价离起点也不远了,虽说整个市场都不景气,但对于那些在高位接盘的投资者而言,还福祈得忒难受了。

  再看董秘陆宏,祈福热度还未消,辞职公告倒是先发了。随后一年多的时间里,高澜股份的董秘一职均是由董事长兼任,直到今年7月25日,聘任谢荣钦先生担任公司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

  有意思的是,无论是新任董秘谢荣钦还是上任董秘陆宏都曾效力上市公司三五互联。而在两位搭档任职期间,三五互联就由于信披不及时、不准确、不充分、内幕信息知情人管理不到位等问题收到过两次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这锅也不知道该谁背?

  至于董秘答复的要认真做业务增强业绩,我们也来看看成绩单。

  

  二、业绩平淡收割进行时

  高澜股份于201622号登陆深交所,主要是做电力电子装置用纯水冷却设备及控制系统的研发、设计、生产和销售,产品广泛应用于发电、输电、配电及用电各个环节电力电子装置的冷却。

  下图为近五年营收情况。可以看到,营收整体呈现上涨趋势,但是增速明显在减缓。再看净利润情况,上市当年同比增长1.78%,基本算给足了保代面子了,但是到了2017年,扣非后净利润直接打了个4.2折,属于大幅度下滑。

  营收与净利润相结合来看,如图所示。

  

  

  高澜股份对于要认真做业务增强业绩的成绩单交得一般般,不过其股东和高管在减持上的收益倒是挺可观的。

  广州海汇成长创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此前减持2.19%(占总股本比例)所获收益比高澜股份最高点时的净利润要高。而根据最新公告,海汇成长后续计划继续减持,数量不超过3,600,100股(即不超过公司总股本比例的3%)

  再看财务总监的减持数据,也是近千万入账,相比那50多万的年薪(累死累活做一年),效益高很多。

  

  三、主业遇困,新业务变脸

  高澜股份的产品主要应于发电、输电、配电及用电各个环节电力电子装置的冷却,而从大环境并不乐观,这也是2017年高澜股份业绩大幅下滑的原因之一。

  一方面全球电力需求和能源效率改善显着放缓,另一方面,国内电力改革、风电评价上网、国家能源局主导的一大批煤电停建、缓建以及三北地区弃风严重、区域风电项目停建等均成了不利因素,打压了产品需求,再加上行业内竞争加剧,最终可以看到产品的毛利率水平近几年在逐年下降。到2017年毛利率水平已经创了近几年的新低。

  

  主业遇困境,高澜股份的解决之道是培育新的利润增长点:充电桩。

  其充电桩业务主要是通过全资子公司智网信息进行。智网信息于2010年5月成立,最初的定位主要是电力电子装置用纯水冷却设备控制系统软件的研究及开发。

  但是到了2016年上半年,高澜股份对智网信息增资4,000 万,主要用于充电桩产品的研发投入和推广。

  其定位是新能源汽车充电综合运营服务商,以城市辖区为基本单元,建设充电基础设施网络,以城市电动乘用车为服务主体,同时提供城市充电网络整体解决方案,为电动汽车提供高效、经济、兼容、安全的能源供给服务,同时利用“充电APP+云服务+远程智能管理优势,拓展到新能源汽车线路运营及分时租赁等领域。

  在美好的愿景下,前期报告中高澜股份表示充电桩业务正按计划稳步推进中,充电桩设备主要客户包括广西电网、广东省内部分城市公交公司、广东高速公路服务区公司、长沙城投集团等。

  

  似乎一切都按计划进行着。然鹅,到了2017年,曾经要发展的利润增长点直接变成了非主营业务亏损。

  高澜股份表示新能源汽车充电桩业务前期市场拓展投入及研发投入较大,对公司的净利润造成影响;虽然没公布具体数额,但是从曾经的增资额度来看,应该不小。

  而究其失败原因,与政策补贴脱不了关系。大多数充电桩企业主要是依赖政策补贴,而一旦国家取消或者减少补贴,对企业的生存将带来很大影响。

  高澜股份应该是明了其中关联,不过政策变动来的太快,结局就不是那么美满了。可见,这热点不是可以轻易蹭的,新的利润增长点也不应该是随意定的。结合风云君前些日子分析的美股五巨头的发展情况,专注主业胜过随性转型。

  主营业务稳不住,股价自然就稳不住。

  

END

以上内容为市值风云APP原创

未获授权 转载必究

文章评论
标签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