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弹技术新突破:电磁弹射野战火箭炮即将亮相-军事-46008小鱼儿玄机2站

中国电弹技术新突破:电磁弹射野战火箭炮即将亮相

文章正文
2018-08-01 05:58

  “八一”建军节将至,对于陆军驻京某研究所研究员韩珺礼来说,这是他一年中最重要的日子之一。

  最近,这位著名野战火箭科研专家正忙着实现他的创想——将电磁弹射技术与野战火箭技术结合,研制电磁弹射野战火箭武器系统。

  图为韩珺礼钻研弹药领域技术难题 陈海强摄

  “目前,电磁弹射野战火箭武器系统的研发工作已取得实质性进展。”7月26日韩珺礼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说,庆祝人民军队的伟大节日,更须谨记“天下虽安,忘战必危”。捍卫和平,不仅需要理想信念,还需要铸剑精神。要把创新思想和创新技术融入野战火箭研发事业中去,锻造出属于中国陆军的“长剑”。

  人物档案

  韩珺礼,生于1965年9月,河南沈丘人,系陆军驻京某研究所研究员,长期从事野战火箭武器装备研制工作,研发的多型野战火箭武器系统成为陆军主战火力装备。

  1

  下决心自主研制,引入射击精度概念

  “搞科研与行走人生路有太多相通之处,只有遭遇艰难险阻,你的潜力和勇气才会被激发出来。”韩珺礼说。

  野战火箭以猛烈而密集的火力著称,世界各军事强国都努力将其打造成一把陆战“长剑”。早在参加工作前,韩珺礼就经受过战火洗礼,在战场上见识过当时我国仿制的野战火箭炮的威力。

  发射前,韩珺礼在现场指导试验流程。陈海强摄

  1997年,韩珺礼来到陆军驻京某研究所工作,从此正式进入陆军装备科研领域,并参与新型野战火箭武器系统的研发工作。此时,国内的野战火箭已走过引进和仿制阶段,处在探索自主研发阶段。

  “我记得,在论证某新型火箭炮武器系统之初,有关单位曾考虑直接引进外军先进技术,以缩短研发周期尽快实现弯道超车,可最终却没看到任何图纸和方案。”由此韩珺礼渐渐明白,核心技术是引进不来的,突破核心技术只能靠自己,任何军事大国都不会轻易将尖端技术拱手送人。他发誓,“一定要搞出具有中国自主知识产权的野战火箭!”

  在论证某新型火箭炮武器系统的技术可行性时,韩珺礼一改传统火炮只求密集度、依靠前沿观察所观测炸点修正火炮诸元实现高精度射击的做法,大胆取消前沿观察所观测,引入射击精度概念。在他看来,只有确立了火箭炮射击精度概念,直接实现精确射击,才能将新型野战火箭炮武器系统的作战效能充分发挥出来。

  每次进行实弹射击试验前,韩珺礼都要亲自检查每个环节和场所,确保万无一失。陈海强摄

  在他的推动下,在研发该型武器系统之初就成立了弹道专项组,专门负责研究解决射击精度问题。弹道专项组的成立标志着射击精度概念在我国野战火箭科研领域正式确立。精度问题解决后,韩珺礼又大胆提出了“一次调炮、多点攻击”的方法,这又是一次创新。

  2

  为获取一手数据,爬上起火燃烧的坦克

  随着以制导技术、电子信息技术为代表的一大批高新技术的蓬勃发展和应用,炮兵的远程精确打击能力得到大幅提升,炮兵已由过去的火力支援兵种向火力主战兵种转型。作为炮兵远程精确打击和火力突击的骨干装备,野战火箭在我国陆军远程压制火力体系内具有特殊地位。

  德国著名军事理论家克劳塞维茨曾给战争下过这样的定义:“战争就是以暴力制服暴力。”

  在野战火箭试验现场,韩珺礼与参加试验任务的专家们探讨技术问题、推动试验进程。陈海强摄

  韩珺礼对此十分认同。他举了一个例子,两个人打架,谁的胳膊长、拳头硬,谁就能占据优势。野战火箭极大丰富了陆军的火力打击手段,可增大射程、提高精度,能够又狠又准地打击敌人。

  要想打得又准又狠,光有高精度和远射程是不够的,还需要提升打击强度,这就要考验弹药的能力了。

  新型智能化灵巧弹药是有别于传统弹药的一种新型弹药,也是野战火箭所要使用的重要弹药之一。

  在野战火箭试验中,韩珺礼组织科研人员召开技术分析会,研究解决试验中遇到的问题。陈海强摄

  在新型智能化灵巧弹药的研发过程中,韩珺礼带领团队参与组织了迄今为止国内乃至世界首例攻击真实坦克集群目标的野战火箭毁伤试验。戈壁滩上,一枚枚火箭弹呼啸着飞向落弹区。在这次试验,新型灵巧弹药展示了强劲的实战能力。

  攻击结束,韩珺礼带着团队成员火速赶赴落弹区。为了采集第一手试验数据,他们爬上起火燃烧的坦克,迷彩鞋的胶底都被烫软了,发出刺鼻的焦糊味。

  在试验庆功会上,众人欢呼雀跃时,韩珺礼却默默地坐在角落里流泪。从试验场回来,韩珺礼顾不上休息,带队加班加点连续工作十多天,整理出10余万字的汇报材料。

  图为韩珺礼钻研新型智能化灵巧弹药技术难题。陈海强摄

  近年来,韩珺礼带领团队在攻克箱式野战火箭等创新课题中,取得发明专利23项。同时,他们成功突破了野战火箭一系列关键技术,使我国野战火箭的总体性能得到大幅提升。

  3

  交谈中灵光乍现,促成跨界研究

  由于恶劣的地理条件,高原地区国防面临着重重困难。某次边境事件发生后,西南高原的军事安全状况再次引发关注。

  这时,韩珺礼交出一幅亲手绘制的野战火箭高原配属地理图,这份图纸上标注了相关国家军队和装备的部署情况,标注了高原地区野战火箭的射程、精度、覆盖区域、用弹量等精确数据。见者无不惊呼:原来韩珺礼早就做好了准备!

  在落弹区,某型野战火箭进行弹着点技术分析。陈海强摄

  早在多年前,韩珺礼就在赴高原开展野战火箭适应性试验期间,进行过深入的实地考察和调研,组织科研团队就相关问题进行对策研究和分析。他反复思考过西南高原在发生突发事件时,失控状态下军事手段如何介入的问题。

  韩珺礼告诉科技日报记者:“高原山地约占我国国土面积的26%,野战火箭能够有效解决传统的通道争夺战中后勤、机动等问题。不用跋山涉水,野战火箭就能重创数百平方公里之内的任何入侵势力。”

  必胜的底气来自于他这些年持续跟进的野战火箭高原科研试验。

  目前,由韩珺礼领衔研发的新一代野战火箭呼之欲出,那就是电磁弹射火箭弹武器系统。这个新成果,将我国的火箭优势技术和电磁弹射技术整合起来,实现跨界研究。

  某型野战火箭在靶场进行实弹射击试验,取得了预期成绩。陈海强摄

  韩珺礼是如何“跨界”的呢?事情得从2017年初说起。

  彼时,韩珺礼去武汉调研,顺道拜访了被誉为“中国电磁弹射之父”的马伟明院士。

  在和马伟明交谈时,韩珺礼突然灵光一闪,问道:“马院士,既然电磁弹射技术能把几十吨重的飞机弹射出去,能否弹射火箭弹?让火箭弹在起飞阶段就获得一个很高的初始速度。”马伟明略作思索回答:“可以试试,应该可以。”

  就这样,一个野战火箭发展史上从未有过的设想诞生了。目前,电磁弹射火箭弹已取得重大技术突破,后续发展计划正在一一变成现实。

  某型野战火箭在靶场进行实弹射击试验 陈海强摄

  采访结束时,韩珺礼对科技日报记者说:“在近年来的几次局部战争中,野战火箭再次大放异彩,展示出对战场形势发展的影响力。在现代战争中,野战火箭必将展现远程制敌、精确打击、高效毁伤的威力……”(作者署名:科技人物观)

  本栏目所有文章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凡本网注明版权所有的作品,版权均属于新浪网,凡署名作者的,版权则属原作者或出版人所有,未经本网或作者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新浪军事:最多军迷首选的军事门户!

文章评论
标签
热门文章